零°C

锦瑟无端五十弦,一弦一柱思华年。

采访(泪流篇)

脑洞很大!慎入!
😂😂😂╮( ̄▽ ̄)╭

刚打完比赛,梦泪就被粉丝们围了一个水泄不通。
而流苏则被叫过去接受采访。
“流苏同学,听说你和梦泪关系很好?”
“嗯。”
“你们除了战友好友还有什么关系吗?"
“诶!不清楚啊,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我。”
“你知道他有女朋友吗?"
“知道。"
看着灯光下的梦泪,流苏微微苦笑。
“她喜欢他,可是我也喜欢他啊!"
@谁的思念带着伤

今晚的月色真美 (水果组小段子②)

  夜晚总是伴随着星星点点的灯光和徐徐的清风。
  冷月镶嵌在夜空中,散发着寒气,格外耀眼。
  东京的冬天还是那么冷啊,橘右京想。
  橘右京想起了在樱花树下遇见的那个少年。
  他有一头柔软的金发,带着复古的帽子,眼睛里闪烁着光芒。
  他很爱笑。
  也是在这样的冬天,那个少年告别了这座城市,回到了故国。
  那个少年对自己许下了承诺,说一定会在下一个春天回来。
  冬天已经来了,春天还会远吗?
  可是这已经是第五个冬天了。他再没来过。
  橘右京苦笑着,他在想什么啊,那个人根本不可能再回来的,他说不定已经忘记了自己,说不定他已经有了新的意中人。

  橘右京转身离去,这时,他的手被另一只温暖的手握住,那种感觉,很熟悉。
  手的主人轻轻说道:“我回来了。可是,对不起,我来晚了。”
  冰冷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,一切都是那么不切实际。
  那个少年,回来了。
  牵着恋人的手,走在东京繁华的街上,或许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了,橘右京想。
  马可波罗望着失神的橘右京,微笑着在他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:“今晚的月色真美。”
  那一刻,橘右京感觉或许冬天不这么冷呢。
  东京的冬天还是这么冷,可是,心却暖洋洋的。

   end.

(备注:
  “今晚的月色真美”是来自夏目漱石在学校当英文老师的时给学生出的一篇短文翻译,要把文中男女主角在月下散步时男主角情不自禁说出的"I love you"翻译成日文。
  学生直译成“我爱你”,但夏目漱石说,日本人是不会这样说的,应当更婉转含蓄。
  学生问那应该怎么说呢,夏目漱石沉吟片刻,告诉学生,说“月が绮丽ですね(今晚的月色真美)”就足够了。)
@谁的思念带着伤 该你写啦!╮( ̄▽ ̄)╭

微风轻轻起(水果组小段子)

“橘右京,”马可波罗向正在看书的橘右京喊道。
“嗯?”后者回道。
“你知道‘微风轻轻起’的下一句是什么吗?"
橘右京转过头来,“大浪滚滚来?"
“额,当我没说过。"

夜晚。两人躺在床上。
听着马可波罗均匀的呼吸声,橘右京喃喃道,“我知道了!是‘我很喜欢你’!”
并没有听到身边人的任何回应。
橘右京想,或许是他已经睡着了吧。
忽然,被人从背后抱住,温热的气息贴着耳垂。

“我也喜欢你。”

end.

微风轻轻起,我很喜欢你。
就像春风十里,不问归期。
愿有情人终成眷属。

水果组小段子②(脑洞大开向)

橘右京:来,乖,吃苹果。
马可波罗:不吃!
橘右京:那你要吃什么?
马可波罗:我要吃菠萝!
橘右京:不行,你不能吃菠萝。要不,我帮你吃吧。(不怀好意的微笑)
马可波罗(脸红):诶!啊……不要……我不要……





不要吃苹果!呜呜呜!

橘右京:再哭就吃掉你哦!
(想歪自己面壁hhh)

一个水果组小段子(脑洞大开)

初来乍到,请多多指教!


橘右京(削好苹果,递给马可波罗):喏,给你吃苹果。

马可波罗:可是我不喜欢吃苹果呀!

橘右京:那你喜欢吃什么呀?

马可波罗:嗯,橘子。

橘右京(脸红):诶!(跑掉了)

(马可波罗内心:我是真的喜欢吃橘子嘛。)